Children’s Ministry Is Our Foundational Treasure (Chinese Translation)

兒童事工是我們的寶貴資產 (庄文菁翻译)

在我的职业生涯中,我一直与小婴儿一起工作,不只从他们出生那一刻开始,甚至追朔到他们还在母亲的子宫里时候!这些婴儿周围的一切都可以影响他们,从刺激到感官,氧气水平,营养,以及其他一系列影响。许多短暂的影响,可能会造成长期的问题,甚至会影响生命。我们谈论生命的某些阶段,可以到”分秒必争”的程度。生命的早期阶段确实非常重要,因此我几十年的研究,论文和研究经费,都集中在这个生命阶段,同时为生病的婴儿提供重症照护。

芝加哥的D.L 穆迪 (Moody)敏锐地意识到童年影响的重要性。 他绕着自己的街区,把路上的孩子们带入主日学校,让他们学习上帝的话。这些在路上游荡的孩子极易受到大城市的危害和诱惑,但穆迪把他们教得很好,让他们成长为负责任的公民、也借此开始了他教会的聚会,促使教会会众成长和发展。穆迪最终为数万人服务,并创立了穆迪圣经学院,该学院已派遣了数万名年轻的传道人和宣道士到世界各地。许多这些宣道士察觉到儿童工作的重要性,他们因此非常强调儿童事工,而对儿童事工的重视,是一种在不同文化和土地上有效的优秀模式。

在香港,我和我的妻子(当时我们还未成婚)在潮人生命堂长大,这是一个颇有规模的福音派教会,为儿童和青少年提供有效的主日学校课程。我和我太太在教会里自然的成了“青梅竹马”,但我有时怀疑,这归功于优秀的主日学校老师们的祝福(!)。这些老师即使到了晚年,也仍旧活泼热情。我最敬仰的老师之一,侯老师活至90岁高龄,即使他在最后几年患有老年痴呆症。他仍能引用他儿时记忆的圣经经文。

照片1敬畏的主日学教师侯老师(Charles)與他可爱的家庭,他活到90岁,一生致力於教育。 多年来,他是我和我的妻子的活榜样。

我们的主日学校教师无疑是伟大的榜样,对我们年幼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即使教会孩子长大,并迁移到澳大利亚和北美,我们也能在他们身上看到童年的主日学校的影响。其中许多人继续为主服务,成为他们教会的执事,长老,传道人和领袖。我们听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故事提醒我们,即使看起来有些人曾经转向 (远离上帝),后来我们听说,许多人回到教会忠实地服务,这对我们是极大的鼓舞。

艾伦在教会里长大,但当他高中毕业后,他搬到了海外。他在新的国家变得非常成功和富裕,并远离了教会生活。他每个周末都会和朋友一起打麻将,生活中没什么意义。一个周末他做了同样的事情,但当他开车回家时,他注意到他们的两个宝贝女儿在后座睡觉,因为他和他的妻子拖着他们一起度过他们平时的麻将之夜。

当时已经过了午夜,他转向他的妻子说:“我们对孩子做了什么? 我们正迈向什么样的人生? 也许我们应该回到教会”。他的妻子立刻同意,他们就退出原来的麻将”四条腿“组,”回到“教会,之后就开始为主服务了。在我看来,毫无疑问,他的童年主日学校已经永远影响了他的生活,即使是在遥远的国外。而他的忠实母亲从小就每天为他祈祷,终于得到了回应。

当我们在从事儿童事工时,有许多非常好的书籍可以帮助我们,所以没有必要重复他们所说的话。但我只想强调,儿童事工是如此重要,以至于需要大量的团队努力,需要很多人一起和谐快乐的工作,共同迈向一个伟大的目标。儿童事工永远不应该只由少数人来做,否则很快就会精疲力尽并且失败。找到对的人,激励他们,聚集他们为孩子们一同祷告,然后开始同工。我们都可以一起学习和成长。

大多数人,尤其是亚洲人,在羞怯,谦卑和被动的共同作用下,对于教会里的自愿工作都会犹豫不决。所以,不要等他们自愿, 要用微笑和温暖帮助他们成为“志愿者”。如果他们害怕,特别是与美国出生的孩子的语言沟通问题,他们仍然可以作为助手、或在一旁观察见习。他们也可以帮助假日圣经学校的工作,这是一个很好的训练场,(请参阅Reggietales.org:“主,给我们带来100个孩子。”) 。青少年志愿者尤其可能受到假日圣经学校的启发; 所以我们要继续鼓励他们,加入新的主日学校成为教师助理,直到他们成长为优秀的老师。

照片2, 3营会中的儿童和青年。夏令营意味着远离日常学校和环境的一段时间,一个专注于上帝的时间,一个让老师与孩子增进关系的时间,此时的老师为孩子树立鲜活的榜样。我和粹英(Esther)一生都热爱儿童和青少年的夏令会。

主日学校的一项重要工作,是找到一位可靠而有经验的人,作为招聘人员和动员者,这位显然爱孩子的人,会愿意用热情和灿烂的笑容,在大大小小的会议上宣布再宣布,宣布孩子们的需求与挑战,以及儿童事工的成果。大多数教会会众几乎未曾注意儿童事工,经常“眼不见为净”,所以我们有责任让儿童事工项目保持活力,让其他教会成员注意并知晓这项事工。

主日学校一项很重要的任务,是教导孩子原则与培养好的习惯,虽然我们总会开玩笑说,在主日学校,”所有问题的正确回答一定是耶稣”,但这的确是千真万确的。我们的目标是培养年轻人的直觉,教导他们在生命中的任何时刻、任何地点都要做正确的事。在这个邪恶和不断恶化的世界中,面对诱惑和不法行为时的犹豫,都会是致命的。我不是在开玩笑或说笑:有关自杀,药物滥用和枪击事件的报告,往往距离错误的决策只有几分钟的路程。在决策的过程中,任何错误而冲动的小决定,都会无意识地导向一条可怕的道路。毫无疑问,原则和纪律在儿童时期是最好的教导,成为他们一生坚固的基础。

例如,即使是简单的纪律习惯也会产生宝贵的长期影响。教导儿童从童年起就定期十一奉献,即使是少量的十一奉献,也可以为儿童奠定一生的基础,以正确的态度和纪律对待上帝,终生奉献和服务他人。这就是我和妻子小时候被忠实地教导的方式,这成为我们一生的本能,因此,作为成年人,即使在我们很困乏的时候,例如在儿科训练期间,我们也毫不犹豫地给予各种帮助。令人惊讶的是,就像我们在主日学中所教导的那样,上帝在我们的一生中,总以以意想不到的快乐方式,给了我们丰富的祝福,远远超出了我们应得的。

有个故事*是这样的,为上帝工作勤奋不懈的乔治·穆勒(George Mueller),在一次慕会之后被问及有多少人接受了上帝。当他回答“两个半人”时,人们认为他的意思是有2个成年人和1个孩子。但是他的意思是2个孩子和1个成人。为什么?他解释说,这两个孩子还有一辈子要过,而成年人只剩半辈子!这个故事的一个重要推论是,孩子们的星期日学校绝对是终生有益的准备,而不仅仅是一半。

总的来说,主日学校这样的课程,最宝贵的是,对于孩子们而言,有真实的榜样在他们眼前与他们互动,爱他们和启发他们。而不是电视,视频或智能手机里的人物。这些教师通常不是由专业教授培训的“专业老师”,而是像孩子的亲生父母和哥哥姐姐一样,充满爱心,并对孩子们的灵命成长做出了特别的贡献。

在这种充满爱与使命的氛围中成长的孩子,将会终其一生带着这样的价值观走下去。我个人一直对一代又一代的敬业的主日学校老师表示感谢,这些老师启发了我们小时候的生活,因此我们自己也可以成为敬业的主日学校老师。正如人们所说,“最好的人生功课是领受来的,而不是被教出来的,”这就是主日学校老师的美好之处。我个人认为,主日学校的教学是“最好的工作”,我们可以自然地并以最大的满足感,来培养和启发生活中的许多其他人。

最后,接触不同的事工机会可以趁年轻时开始。对于我和我的妻子来说,尽管我们在不同国家/地区成长大,相距千里之外,但我们的两家的父母都曾经在我们的家中招待外国宣道士。从这些聚会中,让我们在幼儿时期就了解宣道工作的重要性,这为终身服务奉献精神奠定了基础。影响如此之深,以至于我们愿意欢喜地​​离开了非常有前途的学术生涯,去中国从事医疗工作。这个完美决定,与童年训练和纪律明确相关。我邀请您阅读我的书《与曾叔叔闲聊》,您将看到我步入“宣道”时的生活变得多么快乐。孩子的确是基础财富。

*註:我无法再找到这个著名Mueller故事的来源典故,因此,如果您找到它,请告诉我。这是一个伟大的故事,寓意深刻。

Close Menu